在线客服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   
您所在的位置 > 首页 > 新闻通告 > 彩票新闻 > 关于对互联网销售彩票的“另类”思考
关于对互联网销售彩票的“另类”思考
更新时间:2015-04-15 08:23:52点击次数:1335次

互联网和彩票的纠葛正成为一出奇特的大戏,角色分为两方,一方是彩票机构和相关部门,一方是售彩网站和许多在野的专家。一方三缄其口,奉行沉默是金的座右铭,一方则是愤愤不平,喋喋不休。表现出的是一方有苦,一方有怨。

情绪以及利益驱动之下,售彩网站和在野专家引导着舆论,对这次因彩票机构断供而引起的网站停售彩票进行批评。说有关部门任性的有之;说罔顾行业和彩民感受的有之;说850亿元的网上销量对国家不可或缺的有之:说网售停止会使彩民转向境外赌博网站和地下私彩的有之。总之都是说这次终于有效的停止网售无利有弊。

大戏在吸引各界关注的同时也会引人思考,笔者也凑热闹想了半天,思考的有些另类,但也是一种看法,在此抛出,既为引玉,也为招板砖。思考的问题有如下几个:

第一,任性地停止网售问题。对于这次网站停售,网上反应基本上是一边倒,最犀利的批评是说彩票管理者和监管者任性,不加调查就贸然停止了彩票的网站销售,和野蛮拆迁一样,都体现了当权者的霸道。如果不了解网售的来龙去脉,一般人看到这种舆论,一定会很气愤,当权者为什么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决定?

其实彩票管理者和监管者脾气好得出奇,2007年、2008年、2010年、2012年四次叫停网上销售失败,虽伤颜面,但颇有唾面自干的涵养。于是中国彩票互联网销售呈现了一种奇特的现象,销售机构不承认在网上销售,有关部门视而不见或者是无暇顾及,网站兴高采烈吹拉弹唱展现十八般武艺,直至这次在外力促进下的整顿,使网络销售成了无源之水。其实,这次三部委的措施是管理自己内部的事,也就像管理自己的孩子,没经批准就擅自开展网络彩票销售才是任性。网站这次停售彩票完全是因为销售机构断供,也就是彩票销售机构擅自违规开展互联网销售,票源是违规提供,销售绝不能算成合规。

前几次禁止的结果基本上是越禁越火,最后全网皆彩,上市公司中网销概念股成为当时中国股市仅有的风景线,不仅在国内风头出尽,在中国香港甚至大洋彼岸都可见中国彩票网售概念股的英姿。由此看来,此次网络停售不能说是任性,相比前几次大概应该算是认真。第二,网上销量的问题。据说2014年网上销量达到了850亿元,笔者相信网上销量不是一个小数字,但有时也思考,网上到底卖了多少彩票?彩票销量统计一定应该精确到元,而网上销量的数据出入应该在十亿元左右,这真是一个挺可怕的事。

网上销量是估算的,没有准确的数据来源。国家彩票的数据来源是省级彩票销售机构,中彩中心和国家体彩中心分别汇总福彩和体彩的全国数据,财政部门汇总福彩和体彩的总数据然后进行发布。在这三级机构发布的销售数据中,并没有将网上销售数据区分开。更为奇特的是在行业大审计前,没有一个销售机构公开承认其在进行网络销售,更没有机构准确地发布其网上销量。这所谓的850亿元的数据看来是诸多网站自行累加出来的。

局外的人可能不清楚网上三百多家售彩网站是什么关系,可以肯定的是它们不可能都和省级中心签合同,据了解,一些小网站靠拼缝生存,将销量输送给大网站,大网站给其较低一些的点数,自己吃一点差价。大网站之间因和销售机构所要的点数不同,相互之间也有合作。因此网站累计出来的销量可信度要打个问号。连销量都搞不准就大上快上,如何让人放心?

第三,网上销量对彩票事业的影响问题。850亿元,这个数字虽然不一定准确,但不可否认停止了网上销售彩票,对整体彩票的销量会有较显著的影响。

彩票有其特殊性,既非商品,也不是娱乐产品。彩票实际上是一种捐,1987年时中国彩票是以“福利有奖募捐券”的名义问世的。这个名字虽然有点冗长,但却说出了彩票一些本质的东西。彩票实际上是一种捐,其收入不计入国民收入,设奖是为了吸引捐赠者。

捐和税在本质上应该一致,形式上有不同。税收是强制的,不按章纳税是违法的,捐是自愿的。征税对国家非常重要,但税一定不是越多越好,捐也是一样的。彩票销售绝不是越多越好,税收过重,纳税人的生活质量会受到影响,彩票购买得过多,购彩者的生活也会受到影响,最悲哀的是彩票的致瘾性曾酿出过巨大的悲剧。

正是有鉴于此,彩票主管部门和监管部门提出责任彩票和多人少买的理念,现今一些研究部门对问题彩民的研究,正是看到了彩票的负面作用。而网上销售商业味道过于浓郁,往往置多人少买的售彩理念于不顾,各种商业的促销宣传手段使彩票销售过热,也给彩票事业带来了隐患。网上销量的失去,可使彩票人冷静考虑业绩和彩票事业的关系,降降温可能会促使彩票更加健康发展。